• 内容部分

作者:admin 2022-09-22 11:03 浏览

最近,内娱争议再起。

由赵露思主演的新剧《偷偷藏不住》,还没开播就被骂惨。

起因是剧组在厦门某校园内取景。

以抵制代拍为由,砸坏了学生的无人机。

然而实际上,学生只是想拍摄校园环境。

而且事发地根本不在剧组的取景范围内。

同时,多名学生也现身说法。

称剧组不仅随意占用宿舍取景,还限制学生校内行动自由。

甚至还有拿激光笔照人的情况。

虽然剧组最终道歉。

但一系列操作,已经把路人缘败了个光。

被网友集体抵制。

而在评论区中,最经常出现一个词:高贵。

为了拍戏,剧组竟然可以公然损坏学生的个人财产,影响学生的正常生活。

简直匪夷所思。

「内娱在高贵什么?」

其实内娱的「高贵」之处,远不止于砸无人机。

咱们索性借此事来扒一扒。

说是「高贵」,实则是一种反讽。

姿态高傲,外强中干。

明星剧组就能持有特权,对路人态度恶劣吗?

并非如此。

其实,越是专注于作品的从业团体。

越是与「高贵」二字保持距离。

就像一些港剧拍摄现场。

就跟《偷偷藏不住》剧组行径截然相反。

各种「大街取景,路人随意看,演员照样演」。

之前就有一则这样的媒体消息。

曾出演《无间道2》《杀破狼》《线人》等电影的香港演员廖启智。

被路人拍到在街头摆摊卖服装。

照片中的廖启智衣着邋遢,形象潦倒。

昔日老戏骨如今穷困落魄,一度在网络上引发热议。

传言愈演愈烈,经纪公司才无奈出面回应。

所谓沦落街头,其实是电影《女人街,再见了》的拍摄现场。

但剧组并未大张旗鼓特地围出拍摄区域。

而是直接街边开拍,演员就地开演。

此次乌龙,也正因演员形象真实以假乱真。

而这种「随意」并不少见。

惠英红、袁伟豪拍摄《铁探》,街头散步无人围观。

刘德华、刘青云拍摄电影《拆弹专家2》时,也时常现身街头。

路人随意拍照,从无恶意驱赶。

归根结底,是演员与剧组都无「高贵」心态。

他们更看重的是本职工作。

不标榜特殊,因为自认本就没什么特殊。

说白了,普通观众压根不关心什么明星上班图、路透照。

真正在意的只有成品的质量。

内娱并非不能「高贵」。

而是真正的「高贵」应该以实力托底。

就像2015年,电视剧《琅琊榜》爆火。

依仗优秀制作水平和过硬剧集品质,拿下豆瓣9.4高分。

至今仍被许多观众翻来覆去地重刷。

面对一部优秀作品,观众自然也会对其幕后制作深感好奇。

但扒来扒去,各种「花边新闻」也多围绕剧集本身展开。

比如为了省钱,剧组导演纷纷下场演戏。

以及拍摄区域清场,为的是给演员留足表演空间。

演员王劲松称,饰演言阙侯爷的戏份只拍了十天。

但感受到的宽容创作环境和高效率至今记忆犹新。

反观《偷偷藏不住》,剧集还未拍摄完成。

选角争议、撕番位等花边新闻就多次登上热搜。

原著内容也招到颇多非议。

剧集本身的质量已经让人打上了大大的问号。

拍摄团队还一度被冠上「黑社会剧组」的外号。

早已在观众心里埋下逆反情绪的种子。

确实,如今在内娱,黑红也是红。

只要是流量,似乎都来者不拒。

有了关注度和数据,似乎自然「高贵」起来。

但随流量而来的,自然也随流量而去。

真正留在观众心里的还是角色本身。

就像「戏骨惨状」乌龙之后。

各方关注度都向廖启智涌来。

但演员非但没有继续卖惨博流量。

反而希望媒体不要过度关注宣扬。

事实上,廖启智早已是公认的黄金配角。

多次提名并拿下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男配奖杯。

本该「高贵」的,却低调了一生。

其实,内娱「高贵」的话题每过一段时间就被提及。

而其中的问题远不止流量明星剧组的高傲态度。

还有越来越低的从业门槛。

越来越差的演技和唱功。

作为歌手基本要求的真唱,现在居然被夸上天。

各类塌房事件层出不穷。

德艺双馨已成奢望,标准降低至遵纪守法。

同时,膨胀到离谱的演出票价、助理数量、安保队伍……

更是让人哭笑不得。

内娱光鲜靓丽的「高贵」姿态背后,早已是全方位的滑坡。

观众与演艺行业内部全都苦其久矣。

曾经多位演艺界前辈痛批年轻演员耍大牌现象。

正是自行业内部对不敬业艺人发出的警告。

除了演艺态度,对待工作人员的高傲态度也备受讨论。

前不久,喜剧演员金靖就因扣除助理工资一事陷入舆论漩涡。

虽然事后,金靖和助理都予以回应。

但也将「明星助理」这一工作岗位带到大众视线内。

说是助理,其实更像生活保姆。

明星随意脱鞋,助理跟在身后捡。

刘德华在《康熙来了》中就曾提及。

十分看不惯有些明星让助理跪下系鞋带,姿态十分傲慢。

韩雪也曾讲述过自己见过十分离谱的女明星,倒杯水都得别人代劳。

台上台下都顶着虚无的光环不愿摘下。

《北京女子图鉴》中,《助理女王》的单元剧情就呈现过明星助理的日常。

大明星的助理身份并不如想象中美好。

陈祥梅不仅要拿着三千块工资做全职保姆的工作。

还要时不时忍受各种人格羞辱。

更伤人的,一句不合就会被赶下车丢在野外。

陈祥梅衣衫单薄,掂着鞋走到失声痛哭。

内娱的「高贵」,有时是踩在普通人身上完成的。

而一些德艺双馨的前辈戏骨,则刚好相反。

葛优就曾制止过工作人员在旁拦护的行为。

「有人的时候,我也不让他们这么拦着,没礼貌。」

「人家一回头,谁啊你,不就是一个演电影的吗?」

胡歌曾在某颁奖典礼上讲述遇到李雪健时的场景。

老艺术家,德高望重,这把岁数。

远程飞行只带了一个随行人员,让自己深感惭愧。

卢燕,好莱坞知名华人女星。

奥斯卡第一位亚裔评委。

扶持过包括李安在内的华人导演。

早有「高贵」的资格,却不言其烦地一次次打破各种溢美传言。

真正值得骄傲的,应该是更重要的东西。

其实,内娱之所以自诩「高贵」,原因是复合型的。

当我们细数一些敬业的前辈艺人。

会发现他们的谦逊与低调来自于对演艺事业的正视。

网络时代来临前,艺人成名的前提是实力。

他们接受的是严苛的训练。

炼化的是实打实的基本功。

这样的扎根过程让其树立起有重量的行业价值观。

对自身的要求也切实地向最强者看齐。

正如卢燕本是梅兰芳义女,受其教导。

曾与梅葆玖同台演出。

但她始终认为,自己称不上是一名京剧演员。

对京剧艺术的了解带来敬畏,如此才能保持谦卑。

但是如今的市场运行规则已经全然改变。

网络时代,流量当道。

自身硬已经不是打铁的充分必要条件。

人人都有可能成名五分钟。

捞钱的目的多过对艺术的追求。

浮华迷人眼,全无敬畏心。

心态浮躁,自然容易骄傲。

就演员来说,中戏96班一直为人津津乐道。

不仅因为一个班里出了多个影帝影后级演员。

还因为班里人均想退学。

原因正是班主任常莉的严格要求。

常老师不仅在表演专业上紧抓。

在艺德与演员自我要求上也给学生们做出示范。

但在综艺《少年可期》中,常莉老师遇上了教学生涯的一大「难关」。

这次她要指导的是偶像团体乐华七子。

对这些新人来说,本是学习的大好机会。

但他们嘴上说着「梦想成为最棒的艺人」「从小到大都想做电影演员」。

「你是我唯一的姐」创始人丁泽仁

行动上却迟疑怠惰。

简单的自我介绍环节,吐字不清淅,姿态吊儿郎当。

看得常莉老师哑然失笑,输出了一连串犀利点评。

老师的教诲,本该虚心接受改正。

但范丞丞却面色不悦,「听不得别人这么说我,这么说我兄弟」。

直接放弃了才艺展示。

就偶像来讲,国内并无日韩严苛的偶像行业规定。

许多人把没礼貌当真性情,把不敬业当个性。

没有实力只有「高贵」,反而成了一种人设备受追捧。

但同时,流量也带来反向桎梏。

就像最近的韩国艺人李钟硕见面会,票价低廉、态度热切,引得众人眼红羡慕。

可同样的行为,在内娱就有媚粉指控的风险。

内娱偶像塌房当无事,高傲怼粉丝。

其实也是大环境扭曲出来的结果。

与此同时,内娱的高贵也在于没有自知之明。

张翰最近的新剧《东八区的先生们》招致各方吐槽。

观众疑惑,这样一部五毒俱全的电视剧。

制作过程中没有一个人提出过异议吗?

事实上确实没有。

在该剧相关的采访中。

张翰透露自己曾将样片拿给许多人提前观摩。

但几乎得到的都是对此剧和张翰本人的夸赞。

这样荒谬的集体夸赞给了张翰错误的信心。

不管是演员还是剧集都停留在真空圈层中,接触不到真实的反馈。

才最终酿就了这场豆瓣2.1分的灾难。

甚至自我意识膨胀到一定程度时。

还会将观众的真实反馈视为尬黑。

就像前不久《向往的生活》剧组内涵观众事件引得全网一片骂声。

内娱所谓的高贵,不过是皇帝的新衣。

是自我认知错位造成的虚假幻觉。

掩饰的是虚张声势的假象,和全无实力与真本事的真相。

一群不愿意醒来的人在一戳即破的泡泡中狂欢。

还以为国王身上,真的有那件可笑的华服。


乐彩网平台,乐彩网官网,乐彩网网址,乐彩网下载,乐彩网app,乐彩网开户,乐彩网投注,乐彩网购彩,乐彩网注册,乐彩网登录,乐彩网邀请码,乐彩网技巧,乐彩网手机版,乐彩网靠谱吗,乐彩网走势图,乐彩网开奖结果

Powered by 乐彩网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